登录

以观众视角谈袁立狠撕《演员的诞生》

2017-01-04 10:00:00

 




关注旅游网视

有助于加薪哦



近日,袁立数次发微博手撕

《演员的诞生》,

爆出了一个接一个令人咋舌的消息,

令好事的吃瓜群众一阵骚动。






先来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



最近一期的《演员的诞生》

播出袁立对战张彤演绎《超生游击队》,

最后三位导师都没有投袁立,

张彤晋级到下一轮比赛。

当然这个结果是令袁立很意外的,

因为在邀请她参加节目录制的时候,

导演是答应过,一定会让她胜出的。




性格一向风风火火的袁立,

哪能忍受这样的窝囊气?

12月6日,袁立在录制完节目后就发微博称:

“导演吴彤,我很喜欢他,虽然他让我‘演’被淘汰了,开心就好了!娱乐节目,不能完成太多项任务,它不能取代专业技术评审委员会。”


之后袁立又晒出多条微信截图,

是她和《演员的诞生》艺人统筹之间的对话。

对话中袁立表示自己能够晋级

才会考虑去参加节目,

表示要签合同保证。

最后并没有晋级,

而且合同节目组以忙为由没有签订。




12月8日,袁立的微博发送键被“取消”,

只能发送图片内容。

袁立更加被激怒,

言语也更加犀利。




节目播出后,

袁立微博控诉,

栏目组将她塑造程

一个疯疯癫癫的人设。

跟实际录制情况不相符,

并要求导演公开所有视频,

还原从她入场到结束的整个比赛的经过。




这几天,随着剧情的发展,

网友的评论也是褒贬不一。

有支持袁立鄙视潜规则的,

也有说袁立戏里戏外都是戏精的。

不过作为一名观众,

站在中立的角度看的话,

这场闹剧,谁都不会是无辜的。






别闹了,受伤的永远是观众。



01


   袁立说节目组把自己剪辑像疯疯癫癫的,观看过节目的观众,确实有这样的感受,袁立今年应该有44岁了,一直出现这种不着调的反应,难免让人觉得很意外。所以真的只是为了塑造人物特色,一切皆为了节目效果,博人眼来制造话题的吗?真的像袁立所说败剪辑所赐?可是为啥要给她这样一个人设呢?




被要求“演”淘汰的袁立


“你们这是要通天了,无法无天啊!“——袁立


1

先说袁立,从她公开聊天记录这样的事情,还不给人进行人名遮挡,而且在未取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公开聊天内容这件事来看,我觉得这是很不尊重别人的表现,仅仅只是为了她所谓的让事情看起来更真实,迫于还原事情真相。我想问你真的没有故意刻意暴露人名信息,表示内心的不满吗?只是因为没有实现她当初对许下的承诺?



如果真的有这种报复心理的成分存在的话,那跟她说浙江卫视因为报复,把她剪辑成一个神经病的这件事有什么区别?咱们先不妄加猜测浙江卫视将节目最终呈现这样的袁立的初衷到底是什么?就这件事来说,是不是只能你表示不满,别人有情绪就要理性对待?



其次作为一个资深艺人,综艺圈里的潜规则你还会不知道吗?如果你胜出了,你还会大肆宣扬节目的潜规则吗?你还会公开聊天记录说,你胜出是因为提前合同里都拟好了的吗?综艺本来就不是新闻,不是必须有五要素,真实性。



综艺的存在是为了取悦大众,娱乐大家,传递正能量,树立良好的三观,但没有人保证必须真实。你不是一个刚步入社会的小姑娘了,较真就没意思了。大家都明白的事,到你吃亏了,你就抱怨补公平了,以前占便宜的时候,你怎么不会抱怨潜规则呢?没胜利,内心一秒崩溃了,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着你在娱乐圈混了那么多年?




我想之后,应该没有哪个媒体对你都会避而远之吧。因为你太不遵从规则了。且太自私。




最惨的炮灰人物

         应佳璐

“我已经决定像频道提出离职申请。”

02


应佳璐,她的身份是导演兼艺人统筹,不过如今已经引咎辞职了,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最后只能以辞职来收场。


作为本次事件的最大牺牲者,小姑娘从开始跟袁立聊天记录的坦诚和真性情以及到这篇道歉文章的高情商的转变,印证了只有经历过风雨才能迅速成长。也是太年轻,或许也是觉得很多大家都会墨守成规,毕竟谁都不是第一天混演艺圈。然而太真心的语言,到头来成为了别人的把柄。



这样看来,我觉得袁立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善良,袁立第一时间拿出来了聊天记录,甚至名字都不给人遮挡,只是觉得这样更能还原她所谓的真相,证明事情的真实性。也许是对应佳璐没有兑现承诺的报复。这只是小姑娘最终成为牺牲品的一个原因,其二,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一人统筹,领导层决定的事情,是她不能左右的。当然一旦出了事,她就必须出来付全部责任,对她公平吗?当然不。但这就是职场,这就是规则。




1





补应该


    


  

最后:

 观众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持续关注,节目组为了收视率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制造话题,反而缺少了对观众的尊重,艺人只为获得利益而违背心意,“潜规则”不会消失,是的,观众才是最大的受害者。